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南 > 舟曲县 正文

舟曲县岭坝村房屋隐患调查

作者: 白建军 王众鸿 稿源: 甘肃法制报  2012-08-29 15:01


  8月20日晚,白龙江流域舟曲段迎来今年入汛以来最大洪峰。

  生活在岭坝村的部分村民房屋开裂,整个村庄存在巨大安全隐患。

  在经历了“8·8”特大山洪泥石流带来的巨大灾难后,岭坝村坪上社的村民满脸悲伤地说道,“洪水无情,我们非常害怕。”

  舟曲县岭坝村房屋隐患调查

  白龙江江底抬高,水位上涨,威胁着生活在这里人们的安全

  本报记者白建军王众鸿摄影报道

  被江水淹没的曲瓦电站发电机房

  曲瓦电站职工宿舍被江水冲垮

  村民又搭起帐篷生活

  村民今年修建的房屋还没有居住就出现裂缝

  舟曲,两年前泥石流灾害给这里的人们造成的伤害阴影尚未退去,而白龙江的洪水依然威胁着生活在这里人们的安全。“白龙江底抬高,水位上涨,江水倒灌进古人遗留下的采金洞,使整个山体滑动,新建的房子出现裂缝甚至部分倒塌现象,我们很害怕。”舟曲县曲瓦乡岭坝村坪上社村民刘志林对记者说。

  生活在岭坝村的部分村民房屋开裂,整个村庄存在巨大安全隐患。

  洪水肆虐村民惊慌

  8月20日晚,白龙江流域舟曲段迎来今年入汛以来最大洪峰。

  8月21日上午,记者从巴藏乡沿白龙江向曲瓦乡方向走去,两岸随处可见被洪水冲垮成不同长度的塌陷地段,洪水沿着被撕开的缺口向庄稼地里蔓延。

  以前,沿江两岸的滩上还种有粮食,现在被江水冲的连路都快没有了。曲瓦乡岭坝村新庄社村民李加许成指着被江水冲断的木桥说,前几天,木桥被水冲垮了,以后小孩上学就得多绕近半个小时的山路才能走到学校,去对岸的地里也不方便了。

  房子是人们的安身之地,祖先祖祖辈辈都居住在这里。“这几年,由于江水水位上涨,沿江两岸修建的部分房子被洪水冲垮了,两年前舟曲泥石流灾难发生后,政府补贴、组织在江两岸居住的一些人家搬到了地势高一些的山上,可现在正在修建或刚刚建起的新房,还没来得急居住,就因江底抬高,水位上涨,江水倒灌进古人遗留下的采金洞,使整个山体滑动,导致房子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裂缝,已经成了危房,像遇上昨晚这样的大暴雨,村民又住进了帐篷。”曲瓦乡岭坝村村民谢保军说。

  就江底抬高的原因,村民说:“除自然原因外,下面的大立节水电站自建成后不排沙,导致河床抬高,水位上涨,对上游的老百姓形成威胁,真不知道大立节水电站当初是怎样设计的!”

  村民告诉记者,在这个村子里,只新庄和坪上两个社就有90多户人家,400口人左右,再往沟里走,还有曲瓦乡政府和4000多口人居住在里面。由于这几年江底抬高,江水迅速上涨,以前这里是一条峡谷,但现在江水已逼近通往曲瓦乡政府的道路路面。“你们明年要再来可能就看不见这条路了。”村民充满忧虑地说。记者看到这条刚建成的道路有的地方已出现了一指宽的裂缝。

  二层楼房倒栽江中

  因江底抬高而受损的还有村边的曲瓦水电站,这个水电站紧临岭坝村,同样因白龙江水位上涨的原因,水电站一座二层小楼倒栽在江里,机房被淹,损失惨重。

  水电站负责人李兆林悲伤地望着浸泡在江水中的发电机房感叹道:“两三年的时间,白龙江河床已升高了15米左右,曲瓦水电站修建时修了15米多高的护堤,但现在全被淹没了。”

  记者看到,曲瓦水电站的职工宿舍被江水冲了个底朝天,倒栽在江里,江水漫过护堤灌进机房,机房前因水太深,人们无法进入。

  曲瓦水电站职工对记者说,事发当夜,幸亏居住在楼上的4名职工听到响声异常,因跑得及时才幸免遇难。但让他们伤心的是,发电机组全部被江水所吞没,电站彻底报废了。对于白龙江水位几年里迅速上涨的原因,他们也认为,“主要是下游大立节水电站对白龙江的排洪泄沙工作没做好。”

  江底抬高原因何在

  就曲瓦乡岭坝村村民新建房屋出现裂缝及白龙江沿岸排洪问题,曲瓦乡政府工作人员桑金匮(音)称,“近期暴雨不断,江水水位提高,造成江岸两侧部分山体出现滑坡坍塌现象,沿岸村民房屋不同程度受到损害,确实有这样的问题存在,对于江水上涨的原因,是否由于河床抬高所致,相关部门正在组织人员调查此事。”

  白龙江江水排洪不畅,是否如村民所说是因下游大立节水电站不排沙造成河床抬高所致?当初修建这座水电站的设计是否合理?舟曲县水电局局长李永鹏告诉记者:“两三年前,曲瓦乡岭坝村新庄和坪上两个组的村民房屋出现裂缝及部分倒塌现象,大立节水电站按面积对这些村民进行了10到30万元不同金额的赔付,对部分村民要求搬离危险地带。白龙江水位上涨,排洪不畅确有此事,但是否与大立节水电站有直接关系还不好说。大立节水电站设计是否合理,当初是由省发改委审查批复的,设计情况怎么样说不清楚。”

  大立节水电站负责库区协调的马主任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岭坝村的问题是由于‘8·8’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所导致的。当时,位于立节乡大立节水电站上游的白龙江支流曲瓦沟突遭局地强降雨并引发泥石流,曲瓦乡部分村民房屋被冲毁,大量泥石流涌进白龙江。泥石流淤积导致曲瓦河河床增高,并在白龙江交汇处形成了堰塞体,致使曲瓦河、白龙江相应河段水位同时上涨,江水河水涌进岭坝村下部的采金洞,造成了岭坝村部分村民房屋裂缝、地面沉陷。2010年省里对此作了批复,在实地勘查的基础上,得出了曲瓦沟发生泥石流灾害与大立节水电站没有直接因果关系的评估结论。但事件发生后,省国土厅与县政府给受灾群众赔付了一些钱。

  对于村民提到大立节水电站不排沙问题,当记者问及大立节水电站是否排过沙时,马主任称,“因专业性太强,说不清楚。”

  在经历了“8·8”特大山洪泥石流带来的巨大灾难后,岭坝村坪上社的村民满脸悲伤地说道,“洪水无情,我们非常害怕。”

  无论谁是谁非,但这里村民的房屋财产及生命随时会受到威胁,安全情况不容乐观。

  记者手记

  8月20日早上,记者接到电话,白龙江水位上涨,舟曲县一小型水电站的二层楼倒栽在了江里,岭坝村村民新建房屋出现裂缝。听到村民这一反映,记者心里不由一怔。

  舟曲,这个两年前刚刚遭受巨大灾难的地方,这里的人民正在悲痛中顽强地重建家园,房屋裂缝会不会有新的危险?记者当天出发赶往舟曲县岭坝村。

  岭坝村属舟曲县曲瓦乡,位于舟曲县城西北方向40多公里处,我们选择了一条最近的道路,即从兰州出发经过临洮、渭源、漳县到岷县后,走省道210线进入迭部,过腊子口转省道313线后到达。

  汽车进入腊子口附近后天色已近傍晚,公路依山势而建,暮色中我们小心地从高耸入云的山巅驶下,进入沟底,只见山势陡峭,怪石嶙峋,两山相逼,只容一条公路逶迤穿过。身临其境,更能体会腊子口战役的惨烈。此时,天空乌云密布,远处可见闪电划过,雨也就淅淅沥沥落下。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还是停车,在“腊子口战役纪念碑”前拜谒了一下革命先烈。

  车往前走,道路在山涧蜿蜒。临近舟曲,山风呼啸,电闪雷鸣,顷刻间,暴雨如注,夜色中我们小心翼翼地开着车。

  眼看快到岭坝村了,村民打来电话,由于大雨,刚刚前方山体蹦塌,几千方的碎石倾泻而下堵塞了道路。我们惊愕之余,暗自庆幸,算来就是在腊子口耽误的几分钟让我们躲过了一劫,互相打趣,定是先烈们保佑了我们。

  不一会儿到达塌方地点,几位村民和曲瓦电站的职工在塌方这端等我们,夜已很深,雨停了,四周黑??的,借着手电筒的光,只见从山脚到路沿全是蹦塌的乱石。我们只好把车停在原地,背起行李,村民叮嘱记者“过塌方路段一定要快,要走快。”

  乱石连续几十米,从山脚到路沿形成陡陡的坡面,由于想着走快些,在乱石上走了几步后,记者不自觉地走向了较为平缓的路沿。“向里走”,一村民一把拽住记者,另一村民也过来把记者向乱石高处拉,这时记者才反应过来,脚边一米外就是水流湍急、惊涛骇浪的白龙江,如果脚步一滑或脚下乱石稍有滚动,非掉进白龙江不可。此时,零星的石子仍从山上掉下,跌落在我们周围,“哒,哒”的声音清晰而令人紧张。没有人再敢说话,唯恐声音会震落山上的碎石,一行人急促地在乱石上疾走。

  第二天10时传来消息,路已通,水电站职工和村民帮我们开回了汽车。后来了解到,当夜该处塌方7000立方米,同时前方有两处路基被冲毁,缺口宽度近半幅路面,舟曲县有关单位组织近百名职工连夜进行抢修。

  从舟曲采访回来,兰州这几天每到傍晚就下起阵雨。每当此时我就会想起岭坝村那些忧愁的村民,还有在采访时遇到一位岭坝村上游村子的老人带着一个小孩,向记者诉说他家房子也开裂的情形,那个孩子不时也说几句,十几岁的他愁容满面。

  真心希望他们能早日住上安全的房屋,不再日夜担惊受怕。

  祝愿坚强的舟曲人民幸福安康!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